Author Avatar

yabovip1

0

Share post:

在全球拥有数亿用户的电竞行业催生出一个巨大的市场。据央广网近期调查显示,目前国内电子竞技指导员处于朝气蓬勃发展期,全职从业者月薪在5000元左右。

什么样的职业有前途?这是每年6月中旬,要填报高考志愿时大家经常思考的问题。诚然,一些行业长期向好,如金融、移动通信、医生、公务员等,这些行业从业者往往越来越吃香,但由于行业自身存在门槛,容纳就业规模也相对有限,就导致就业时竞争往往很激烈。还有一些行业,比如80后、90后学习并从事互联网、数字工程、软件开发相关专业的,00后学习并从事区块链、半导体、汽车及生物医药相关专业的,往往在校时就会被相关企业所争抢,享受行业发展带来的一大波红利。

和这些新兴行业一样,在庞大的用户基数的推动下,电子竞技业已经从2013年初的少量从业者,发展到目前超百万全职、近千万兼职从业者的巨大产业,包括上海、江苏、浙江、云南、广东等一系列省市区都出台了相应政策鼓励和支持其发展。然而,一个被称作“24岁魔咒”的魅影,却在过去数年间困扰着这个新兴行业,不过随着电子竞技指导员的不断专业化和职业化发展,这一魔咒将被打破。

(EDG俱乐部夺得2021年《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冠推动电竞在国内的发展)

电子竞技起源于北美,第一次电子竞技比赛是《太空入侵者》游戏电竞大赛,于1972年在斯坦福大学举行。据Newzoo 发布《2022 电竞市场报告》显示,2022年,全球电竞观众数将增至5.32亿,同比增长8.7%。每个月观看一次以上的核心电竞爱好者将达到2.61亿以上,偶尔观看的非核心观众则将达2.71亿。到2025年,核心电竞爱好者的数量将以8.1%的复合年增长率增长至3.18亿人,而全球电子竞技观众总数将超过6.4亿。就是这样一个高速发展的行业,其选手从业年龄却往往被限制在24岁。

简自豪(ID:Uzi)出生于1997年,获得过2018年英雄联盟季中冠军赛冠军和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英雄联盟项目金牌。然而,在2020年,年仅23岁的简自豪在个人社交媒体发文宣布退役,其后虽短暂复出但是却经常面临无比赛可打的局面。类似的情况还有很多,由于电子竞技对选手操作、注意力等要求极高,其黄金年龄在22岁左右,24岁在行业里已经算是“高龄”了。与之相伴随的是职业选手的成材率,真正的职业选手基本都是游戏比赛中排名前500的,但一个电竞游戏的玩家往往有数千万甚至上亿,成为电竞职业选手其难度不亚于考上清华北大这样的高级名校。

电子竞技指导员的发展与规范很好地处理了巨大的电竞用户规模和极少的电竞职业选手的矛盾,让整个电竞行业从业者呈现出以职业比赛电竞选手为塔尖,俱乐部运营、赛事组织与直播、电子竞技指导员等为塔身的金子塔型结构。目前,近百万全职电子竞技指导员通过比心、TT等大型电竞社区进行工作。相关报道显示,全职从业者月收入能在5000元左右。

李明是一名生活在郑州的80后大男孩,毕业后曾在数家大型消费公司工作。由于其接触电脑、网络较早,因此其一直对游戏、电竞有着强烈的兴趣。2021年,由于疫情原因,其所在公司出现裁员,他也因此暂时待业在家。

“当时感觉非常不好,房贷一个月要将近3000元。”李明说,事业后他曾短暂颓废过几天,但是觉得生活终究要继续,之前因为过硬的游戏技术他曾在比心平台做兼职电竞指导员,那会因为还有全职工作,因此一个月也就是一边玩一边指导别人大概每个月能有1000元左右收入。“我一开始做的时候也注册过去一些中小平台,前前后后加起来能有十几个,但整个工作环境来看还是头部平台好一些。”

李明讲的工作环境好主要是三个方面:首先是平台氛围,大型平台聚集的都是正经的电竞爱好者,会对电竞技术钻研较深,而中小平台总有些怀着特殊目的的人游荡。“大型平台其实也会有这种现象,因为这些不良需求的人到哪都一样,大型平台一方面可以通过内容体系来自动识别和处理,另外举报功能也非常好用,基本上当天就能对这些人处理完成,净化平台环境”;第二是大型平台提供的“活”比较多,这是小平台比不了的;第三是李明在大平台上也能找到比自己水平高的人来指导他,他既是电子竞技指导员也接受别人指导。

“在那两个月里,我除了去面试找工作以外几乎所有时间都在做电子竞技指导员,大概挣了8000多元,这些钱帮我还了房贷,也帮助我度过了那段最艰难的时刻。”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劳动经济学院副教授、中国新就业形态研究中心主任、北京市特约研究员张成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随着数字技术不断进入,以平台作为组织基础的新就业形态正成为我国灵活就业中重要且规模不断扩大的力量。一些传统上以灵活就业为主的服务行业,开始由数字平台进行组织,劳动生产率、工作专业性都得到改善,并对包括正规就业在内的整个劳动力市场形成倒逼机制,有利于全面提高我国劳动力市场就业质量。传统上处于非正规部门或未在劳动、税收相关法律覆盖下的灵活就业劳动者正在向新就业形态转移,劳动者就业正规化、组织化、规模化程度不断提高。一个典型的例证是很多高知识、高技能的群体,如大学生、已经有多年工作经验的白领、有一技之长的自由职业者等,也在尝试以新就业形态的工作作为职业转型或创业的起点。这一类劳动者灵活就业给他们带来的收入回报可能远高于传统受雇于单位的常规工作的回报,因此进入灵活就业是他们出于收入和职业发展的主动选择。

新行业的出现也需要相应的监管与规范。业内人士透露,目前上海已着手制定电竞指导领域的相关团体标准,并邀请相关行业协会和业内头部企业参与标准制定工作,或将对电子竞技指导员的资质认定、服务要求、技能水平等维度予以细化明确,进一步规范电子竞技指导员的认定和管理,引导行业良性发展。随着监管机制与行业标准的完善,有理由相信,电子竞技指导员行业将拥有更加夯实的发展基础和职业前景。

在全球拥有数亿用户的电竞行业催生出一个巨大的市场。据央广网近期调查显示,目前国内电子竞技指导员处于朝气蓬勃发展期,全职从业者月薪在5000元左右。

什么样的职业有前途?这是每年6月中旬,要填报高考志愿时大家经常思考的问题。诚然,一些行业长期向好,如金融、移动通信、医生、公务员等,这些行业从业者往往越来越吃香,但由于行业自身存在门槛,容纳就业规模也相对有限,就导致就业时竞争往往很激烈。还有一些行业,比如80后、90后学习并从事互联网、数字工程、软件开发相关专业的,00后学习并从事区块链、半导体、汽车及生物医药相关专业的,往往在校时就会被相关企业所争抢,享受行业发展带来的一大波红利。

和这些新兴行业一样,在庞大的用户基数的推动下,电子竞技业已经从2013年初的少量从业者,发展到目前超百万全职、近千万兼职从业者的巨大产业,包括上海、江苏、浙江、云南、广东等一系列省市区都出台了相应政策鼓励和支持其发展。然而,一个被称作“24岁魔咒”的魅影,却在过去数年间困扰着这个新兴行业,不过随着电子竞技指导员的不断专业化和职业化发展,这一魔咒将被打破。

(EDG俱乐部夺得2021年《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冠推动电竞在国内的发展)

电子竞技起源于北美,第一次电子竞技比赛是《太空入侵者》游戏电竞大赛,于1972年在斯坦福大学举行。据Newzoo 发布《2022 电竞市场报告》显示,2022年,全球电竞观众数将增至5.32亿,同比增长8.7%。每个月观看一次以上的核心电竞爱好者将达到2.61亿以上,偶尔观看的非核心观众则将达2.71亿。到2025年,核心电竞爱好者的数量将以8.1%的复合年增长率增长至3.18亿人,而全球电子竞技观众总数将超过6.4亿。就是这样一个高速发展的行业,其选手从业年龄却往往被限制在24岁。

简自豪(ID:Uzi)出生于1997年,获得过2018年英雄联盟季中冠军赛冠军和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英雄联盟项目金牌。然而,在2020年,年仅23岁的简自豪在个人社交媒体发文宣布退役,其后虽短暂复出但是却经常面临无比赛可打的局面。类似的情况还有很多,由于电子竞技对选手操作、注意力等要求极高,其黄金年龄在22岁左右,24岁在行业里已经算是“高龄”了。与之相伴随的是职业选手的成材率,真正的职业选手基本都是游戏比赛中排名前500的,但一个电竞游戏的玩家往往有数千万甚至上亿,成为电竞职业选手其难度不亚于考上清华北大这样的高级名校。

电子竞技指导员的发展与规范很好地处理了巨大的电竞用户规模和极少的电竞职业选手的矛盾,让整个电竞行业从业者呈现出以职业比赛电竞选手为塔尖,俱乐部运营、赛事组织与直播、电子竞技指导员等为塔身的金子塔型结构。目前,近百万全职电子竞技指导员通过比心、TT等大型电竞社区进行工作。相关报道显示,全职从业者月收入能在5000元左右。

李明是一名生活在郑州的80后大男孩,毕业后曾在数家大型消费公司工作。由于其接触电脑、网络较早,因此其一直对游戏、电竞有着强烈的兴趣。2021年,由于疫情原因,其所在公司出现裁员,他也因此暂时待业在家。

“当时感觉非常不好,房贷一个月要将近3000元。”李明说,事业后他曾短暂颓废过几天,但是觉得生活终究要继续,之前因为过硬的游戏技术他曾在比心平台做兼职电竞指导员,那会因为还有全职工作,因此一个月也就是一边玩一边指导别人大概每个月能有1000元左右收入。“我一开始做的时候也注册过去一些中小平台,前前后后加起来能有十几个,但整个工作环境来看还是头部平台好一些。”

李明讲的工作环境好主要是三个方面:首先是平台氛围,大型平台聚集的都是正经的电竞爱好者,会对电竞技术钻研较深,而中小平台总有些怀着特殊目的的人游荡。“大型平台其实也会有这种现象,因为这些不良需求的人到哪都一样,大型平台一方面可以通过内容体系来自动识别和处理,另外举报功能也非常好用,基本上当天就能对这些人处理完成,净化平台环境”;第二是大型平台提供的“活”比较多,这是小平台比不了的;第三是李明在大平台上也能找到比自己水平高的人来指导他,他既是电子竞技指导员也接受别人指导。

“在那两个月里,我除了去面试找工作以外几乎所有时间都在做电子竞技指导员,大概挣了8000多元,这些钱帮我还了房贷,也帮助我度过了那段最艰难的时刻。”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劳动经济学院副教授、中国新就业形态研究中心主任、北京市特约研究员张成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随着数字技术不断进入,以平台作为组织基础的新就业形态正成为我国灵活就业中重要且规模不断扩大的力量。一些传统上以灵活就业为主的服务行业,开始由数字平台进行组织,劳动生产率、工作专业性都得到改善,并对包括正规就业在内的整个劳动力市场形成倒逼机制,有利于全面提高我国劳动力市场就业质量。传统上处于非正规部门或未在劳动、税收相关法律覆盖下的灵活就业劳动者正在向新就业形态转移,劳动者就业正规化、组织化、规模化程度不断提高。一个典型的例证是很多高知识、高技能的群体,如大学生、已经有多年工作经验的白领、有一技之长的自由职业者等,也在尝试以新就业形态的工作作为职业转型或创业的起点。这一类劳动者灵活就业给他们带来的收入回报可能远高于传统受雇于单位的常规工作的回报,因此进入灵活就业是他们出于收入和职业发展的主动选择。

新行业的出现也需要相应的监管与规范。业内人士透露,目前上海已着手制定电竞指导领域的相关团体标准,并邀请相关行业协会和业内头部企业参与标准制定工作,或将对电子竞技指导员的资质认定、服务要求、技能水平等维度予以细化明确,进一步规范电子竞技指导员的认定和管理,引导行业良性发展。随着监管机制与行业标准的完善,有理由相信,电子竞技指导员行业将拥有更加夯实的发展基础和职业前景。

英冠战报:鲁尼败走自由球场 女王迎五连败 谢菲联0-0伯恩茅斯
谁是电竞豪门 S系列事入选战队排行榜(2)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