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vatar

yabovip1

0

Share post:

企鹅电竞即将停运的消息刚过,b站又传出直播业务被砍的消息。整个行业遇冷,头部玩家自然不能独善其身。

其中,前者国际化业务裁员比例高达70%,国内业务团队裁员20%;后者则整体裁员30%。

如今,金字塔尖的企业日子都难过、鹅厂亲儿子将关停、新秀b站暗自裁员,游戏直播行业或许已经正式入冬了。

根据财报数据,去年虎牙总营收为113.51亿元,同比增长4%,但净利润仅5.83亿元,比去年同期下降近33.9%;斗鱼营收为91.65亿元,同比下降4.55%,且净亏损高达6.2亿元。

另外,双方还同时陷入付费用户减少的困境。虎牙2021年第四季度付费用户为560万,比去年同期减少40万,斗鱼则同比减少近30万。

一方面,游戏版号被限,业内除英雄联盟、绝地求生、王者荣耀与和平精英等老牌游戏,再也没有出现爆款出圈且适合直播的新产品,以至于游戏直播一直“啃老本”,难有新内容。

另一方面,直播领域恐怕只有电商带货风头正盛,秀场和游戏领域的日子都不好过。上个月,直播新规颁布,对打赏作出限制,更让依靠打赏收入的平台雪上加霜。

目前,用户增长见顶、监管也在收紧、业务创新到达瓶颈,再加上新玩家不断加入……留给虎牙和斗鱼的时间不多了。

按理说,“虎鱼”两家好不容易杀出曾经的“千播大战”,作为行业龙头企业,不说躺着赚钱,至少也不会像如今这样颓势尽显。

这里,就不得不提到背后大股东腾讯的算盘了。作为游戏直播行业的幕后大佬,其一心想掌控游戏领域的话语权。

可惜,亲生的企鹅电竞长期亏损,领养的b站直播又体量不够,于是鹅厂只能押注虎牙和斗鱼。

2020年4月,腾讯先后成为二者的最大股东,并在半年后开始主导双方的战略合并。按照其原计划,虎牙以换股形式收购斗鱼已发行股份,后者从斯达克退市,成为前者全资子公司,从此合二为一。

然而,鹅厂的算盘涉嫌垄断,直接被监管层叫停,虎牙和斗鱼被迫重新站上“擂台”。但此时,本该他们坐享红利的增长时代已过,游戏直播行业天花板显现。

面对此情此景,为了尽可能保住自己的“蛋糕”,虎牙、斗鱼只能采取裁员的方式降本增效,让财报稍微“好看”点。

近两年,以快手、抖音和b站为首的跨界玩家纷纷入局,开始蚕食游戏直播这块“蛋糕”。

2018年初,快手上线游戏分区,试图打造游戏内容社区。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5月底,其游戏直播月活用户已超过2.2亿,游戏短视频月活用户突破3亿。

b站方面,2020年与拳头公司达成合作,签下英雄联盟全球赛事独家直播版权。

另外,不同于虎牙、斗鱼的单一直播形式,抖音和快手在最受欢迎的电商直播中占据半壁江山,连知识直播也在快速崛起。

比如“快手新知播”,先后牵手“嫦娥之父”欧阳自远、文娱大IP陈铭、敬一丹等人;抖音则推出“扬帆计划”,邀请清华大学教授韩秀云、杨澜和俞敏洪等知名人士入驻平台。

b站的知识直播就更早了,拥有罗翔说刑法、李永乐等一系列出圈的知识类UP主,甚至还专门为考研党建立学习直播间,进一步强化“年轻人在小破站搞学习”的标签。

比起斗鱼、虎牙,一旦游戏直播受阻,“抖快b”则有更多反哺方式,或许能分散政策收紧带来的影响。

可见,面对行业天花板、营收压力、大股东腾讯施压、新玩家迅速崛起等不利因素,虎牙和斗鱼的突围之路注定举步维艰。

大难不死必有“法兰后福”!德甲感激“欧战之光”!
邮储银行兰州市分行举办邮银企篮球友谊赛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