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vatar

yabovip1

0

Share post:

高压、短传渗透和灵活边后卫,这是滕哈格从2017年执教阿贾克斯以来,给这支球队打下的烙印。

其中可以清晰看到十余年来,西班牙和德国足球对他战术思维形成的影响,同时他也承继了荷兰足球讲究快速移动和场上位置随机应变的传统。

从滕哈格球员时代到执教,荷兰和德国的全攻全守,自然是其战术基石,他在前进之鹰最初执教,之后在拜仁担任预备队教练,与瓜迪奥拉有过交集,也对德国足球有着深刻理解。

阵型选择上,阿贾克斯向来是“永远的433”,不过滕哈格要更加灵活,他的主打阵型,介乎4231和433之间。

防线四后卫,中场会有两个位置靠后的中前卫,墨西哥人埃德森·阿尔瓦雷兹和希望之星赫拉芬贝尔赫形成后腰双轴,前场中锋阿莱身后,安排三个位置多变的攻击手获组织者,塔迪奇、安东尼以及博古伊斯。

边后卫助攻的幅度非常大,如同前锋,所以布林德和马兹拉维很难用纯粹的边后卫定义其位置,更像边翼卫,而防守时布林德经常会回撤,和马丁内斯、廷伯组成三后卫。

欧冠小组赛4比0打败多特蒙德比赛,滕哈格的阵型很值得分析——边路进攻通道,让给布林德和马兹拉维,塔迪奇和安东尼则会不断内收到中路。

欧冠6场小组赛,布林德和马兹拉维,是全队触球次数第三和第四多的球员,布林德的多功能性,常常会在边翼卫、左中卫和组织后腰这三个角色上有所体现。

进攻中大量使用短传渗透,这符合阿贾克斯向来注重球员脚下技术的传统,而这样的短传,滕哈格的要求往往会让球场“有所倾斜”(荷兰名宿约尔评语)。

他会在球场一侧集中兵力,通过大量的短传渗透、球员反复地多向跑位,来撕扯防线,引发对手防守体系失衡后,再通过布林德、塔迪奇这样的传球好手,将球快速传导到已经暴露出防守漏洞的另一侧,来形成射门机会。

根据Opta欧冠数据统计,本赛季欧冠球队当中,短传在全队传球次数占比序列里,阿贾克斯排在第四。

之前分别是顿涅茨克矿工、巴黎圣日耳曼和切尔西,短传占比的比例,和曼城、巴萨基本相当。

这或许是他改造目前这支曼联最大的难点——朗尼克是德式高压导师,但他没法让目前这支复杂的曼联打出连贯团队高压。

在阿贾克斯的比赛中,一旦失去球权,即时团队高压,是滕哈格对全队提出的本能性要求,哪怕球员一时失去自己的战术位置,也要立即对持球者施加压迫,打法侵略性极强。

这样的战术纪律,自然会让自己的防守体系出现一些漏洞,不过这正是团队高压所追求的攻防一体化,快速夺回球权、就地展开进攻。

在Opta欧冠数据统计中,阿贾克斯在防守阶段允许对手的传球次数,为欧冠32强参赛队最低。

每次失去球权后,只给对手平均7.4次传球机会,这个榜单排名第二第三和第四的,都是团队高压、有着德式风格的球队——利物浦、拜仁慕尼黑和切尔西。

高侵略性的反紧逼,不可回避的后果就是高失误率,一定程度上,这是克洛普最喜欢的“混乱制造”概念。

因此本季欧冠赛事场均失误榜单上,阿贾克斯紧追拜仁和切尔西,排名第三,场均12.5次。

毫无疑问,阿贾克斯的比赛,充满进攻热情,攻防转换速度极快,总在给对手施加压力,既有利物浦式的紧密压迫,也能在主导进攻时,具备一些曼城短传渗透和高频交叉换位的特点,同时还延续了荷兰足球善于利用球场宽度进行转移的传统。

即便这个赛季的阿贾克斯,在欧冠中早早出局,但比赛观赏性、战术思维的领先程度,都是滕哈格为欧洲足球重视的原因。

这样的足球,需要曼联旧将布林德这样具备多个位置能力的复合型球员,才能体现出现代全攻全守的风格。

现在的曼联,有多少人能适应滕哈格的战术要求,会是未来半年特别值得琢磨的话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打篮球规则(篮球规则都有什么)
《侃球时间》|中国足球引发流量狂欢 尹波:蹭流量是足球环境不成熟的体现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